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娱乐

蔡康永:和小S没变成死党 她不到最后关头不找我

时间:2017-05-29 09:22:39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南)“对,这部电影就是康熙最后的大ending。”5月27日,由蔡康永执导的处女作电影《吃吃的爱》正式上映,小S徐熙娣担纲女主角,这是《康熙来了》结束之后

蔡康永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南)“对,这部电影就是康熙最后的大ending。”5月27日,由蔡康永执导的处女作电影《吃吃的爱》正式上映,小S徐熙娣担纲女主角,这是《康熙来了》结束之后两人再度合体的最大动作,很多粉丝喊出“不管好片烂片都要去看”的口号,因为“这才是《康熙来了》的最终收场”,这个说法,蔡康永本人也很认可。

蔡康永是真正的电影学院派科班出身,1986年在台湾东海大学外文系毕业之后,他跑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电影学硕士,为他写推荐信的是大导演胡金铨。“拍一个顺利的电影都要花掉两年,稍有不慎就可能花掉三到五年,而电视圈节奏快很多。”在凤凰网娱乐的专访中,蔡康永谈起了转头进电视圈的原因,他能在快节奏中迅速地出入以及收到反馈,反而获得另一种自由。

蔡康永说没想过《吃吃的爱》是不是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他对这部电影的最大企图是“如果能把小S逼上女演员之路,其他导演可能会抢着用她,那她可以忙的事情就更多了。”

至于“有一种感情叫小S和蔡康永”,他说,和S当朋友的方式是没变成死党,“她不到最后关头都不会来找我,因为她知道可能我是她最后一道墙壁吧。”

电影来了:这才是《康熙来了》真正的大ending

凤凰网娱乐:您本身是学电影出身,这部电影是你一直以来计划中要做的事吗,还是只是头脑发热性质的“玩票”?

蔡康永:既不是计划中的也不是玩票,是因缘际会下的一个提案诞生出来的一部电影。电影公司邀请我拍片时,我发现左边有小S,右边有林志玲,又正处于刚刚结束《康熙来了》在参加《奇葩说》的处境之中,所以在电影公司给了一个大家都觉得舒服的预算下,把这么一个故事做出来。它并不是我在一定年龄一定要做的一部电影,也没想过它是不是蔡康永的第一部电影。

现在的电影已不是我当初学习电影时的那个东西了,它现在大概是几百种可以被观赏的东西中的一种而已,我对电影的热情还在,我依然靠它们度过很多人生中的难关、挫折,可是自己拍的时候不会再幻想它还处于当年那个很纯粹的电影时代。

凤凰网娱乐:叙事上为什么要分成两个时空来做,现实和太空面馆分别代表着人的什么?

蔡康永:我自己喜欢的电影当中有一些是跟平行时空有关的,有一些是跟世界上同时存在着两个你这样的故事有关的,所以这种故事一直都藏在我的心里面,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真的只有一辈子,可是如果他这辈子受到了一些伤害或是挫折,而他收到一个讯息是在平行时空的另一个他会相对应得到一些补救或偿还,我认为那是一个很有趣也很安慰人的想法。

凤凰网娱乐: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蔡康永:我在阅读当中一直感觉到人有强烈的企图,想要超越自己这一个有限的人生,对我来讲访问别人最大的乐趣是可以听到很多我过不到的生活,作为一个企业家是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太空人是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宗教人是什么感觉……我永远有机会去探寻那个人内心或价值观的改变,这已经大量满足了我对别人生活的好奇,因为我不想被困在自己的生活里而没办法接触别的东西。所以,某种程度上这些对平行宇宙的向往,其实是除了这个我之外,有没有另外一个我在过着别种人生的向往。《吃吃的爱》里故意做了平行宇宙的故事,就是觉得我们只有这个人生,在这个人生被打败了就毫无还手的余地,那如果在别的人生能够还手的话,我们心里会不会好过一点。另外一个人生当然是不存在的,可是越没有我就会越渴望在创作中把那个世界创作出来。

凤凰网娱乐:这部戏在电影语言的表达上,是不是有一些借鉴和学习?

蔡康永:我自己最喜欢的科幻片种类有点特别,我喜欢《黑衣人》或是《黑客帝国》之类幻想与现实之间界线很模糊的故事,这些故事影响到我在做《吃吃的爱》时故意去设定现实与幻想的空间。

凤凰网娱乐:很多粉丝说不管这个电影拍得怎么样,一定要去看,因为这才是《康熙》真正的大ending,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蔡康永:这个说法是对的,这就是康熙最后的大ending,我这次如果能够把S逼上女演员之路,我相信其他认可她表现的导演可能会抢着用她,那S可以忙的事情就更多,我之所以用几个平行时空的故事让徐熙娣表现出不一样的造型、样貌,也是一种私心,我想一次让她展现出不同的有趣的面貌,所以下一次我跟S如果再合作,可能要有绝无仅有的构想,否则我们会各自找其他新的人合作。

小S来了:她是一个浑然天成的演员

凤凰网娱乐:你一开始和小S说找她拍电影,她什么反应?

蔡康永:我如果不找小S拍电影,她才会有反应吧,这是逃不掉的事情,毕竟我可能是全世界观察她机会最多的一个搭档,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不需要她在《康熙来了》里面那些很drama的演法,她既使做一个很平淡的表情也很有趣,我认为这是一个浑然天成的演员,所以我想要用她。

凤凰网娱乐:上官娣娣原型就是小S吗?

蔡康永:与其说以S为原型来做这个人物,倒不如说在我考虑想要拍的角色当中,写出了一个很想看由S来演会是怎样的人物。其实这个人物也可以由别的女演员来演,也会很出色,可是别的女演员大部分已经很出色了,而S如果因为我的电影而被大家认可为一个演员,我觉得这样很过瘾,等于是我把一个演员从徐熙娣的里面给接生出来。

凤凰网娱乐:影片前半段,上官娣娣有很多痛苦的试镜经历,包括被各种制片人痛骂、玩各种很惨的竞技游戏……这些素材是从哪来的,有没有S的亲身经历?

蔡康永:我跟S搭档主持《康熙》的过程中,设计了很多荒谬的事情给各方人士做,所以光是《康熙来了》就可以想到很多奇怪的画面,把女演员抓来卸妆、让别人蒙着眼睛给她们化妆,常常有用输送带送进棚的艺人,30秒过去如果他不能让我们按下按扭,就会被直接送出摄影棚外,穿着泳裤唱歌或者在门背后唱歌,唱不好就不能够出来……各种奇怪的考验都有,《康熙来了》相当于是一个大家约定好的游乐场,客人知道要来玩这些东西,所以不至于感觉精神上受到羞辱或者有压力,可是去面试不一样,去面试是希望别人肯定你,如果遭遇到这些荒谬的情境会很受打击,这是我戏里面的人物所遭遇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小S在电影中吃了这么多苦,她有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崩溃或受不了?

蔡康永:我把剧本送去给S时有在想,会不会某几场戏她会有顾虑,结果很妙的是从头到尾她唯一有顾虑的是比方说某个地方穿帮她会希望遮掩一下,类似这种事情,她对任何被要求做很惨的演出没有障碍。

凤凰网娱乐:整个拍摄过程中,小S跟你聊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蔡康永:我们没办法在拍摄过程中聊天,通常是硬碰硬,导演过去提出要求然后演员就做,做了以后不好导演再提出修正方向,演员就再做,之后准备下一场戏,非常有效率的进行,她当天完工之后我都没办法跟她聊天,我得继续我的工作。我们最长的一次沟通是开拍前两人一起读剧本中的对白,让她熟悉她的台词应该用什么样的情绪去演绎。

康熙来了:和小S当朋友的方式是没变成死党

凤凰网娱乐:《康熙》刚刚结束的时候,大家一度很担心小S的状态,你有新节目在做,大S又专注于家庭生活,反倒是小S无所事事,据你了解,她当时的状态是怎样的?

蔡康永:我没有料到她真的进入无所事事的状态,讲好听一点叫做毕业,讲难听一点叫失业,因为她平常表现得挺忙的,我以为她会立刻飞去欧洲参加时装周、拍广告,这些事情就够她忙不完了,而且她自己又搞演唱会等等这些事,我就在想,她一定会变出一些花样来,但当她开始在网上直播煮菜、穿睡衣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幸好我的电影很快就开始拍了,她知道她有一个任务,要演电影,要把自己的身体状况控制在美好的可呈现的状态中,所以很快又恢复了纪律,后来又有了《姐姐好饿》,她就恢复了工作节奏。

凤凰网娱乐:拍完这部电影,你有没有发现小S有什么新特质,是你以前没注意到的?

蔡康永:《康熙》的观众很容易以为S是一个非常戏剧化的人,加上她在网络上发的自拍或者家庭生活的画面都有嘻笑怒骂的成分在,大家会以为她生活中也是这样子。我跟她相处这么久,知道她是一个很平淡的人,尤其是物质欲望非常低,我希望在《吃吃的爱》里面能够呈现S这些引起很多人共鸣的特质。

凤凰网娱乐:大家都说有一种友情叫蔡康永和小S,下了台后,你们介入到彼此生活中的程度有多深?

蔡康永:我和S当朋友的方式就是没有变成死党,她柴米油盐或喜怒哀乐的事,不到最后关头都不会来告诉我,因为她知道可能我是她最后一道墙壁吧,如果随便把我用掉了,她最后还要找墙壁来靠来哭的话,可能就找不到那面墙壁了。我自己是一个对家庭生活没兴趣的人,所以她家里面一大家子人,每次聚会说要找我去我都不想去,S很热衷这些家庭的活动,包括庆生,你想她有三个小孩、有公婆、有丈夫、又有姐姐,她们每个人都要庆生,我一年要参加多少次的生日宴会,所以她后来就学乖了,知道我对这件事情没有兴趣。反而是一些别人可能没办法陪她面对或解决的时候,我再去陪她会更有意义。

花絮来了:本来想拍小S林志玲吊钢丝厮杀的戏

凤凰网娱乐:拍电影是一个耗时耗力的事情,在《康熙》粉眼中,你和小S似乎都不太会去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蔡康永:拍过电影的人都知道它有多耗费精神,大S常常告诉小S说你就好好躲在冷气棚里养尊处优的主持节目,不要跑出来演戏,你都不知道当天导演会叫你泡到水里还是埋在土里,还是吊钢丝……所以这事情一旦决定尝试就不能够怕,不然就不要踏进电影的领域,《康熙》给了我和S一些勇气和自由,让我们对自己人生的节奏多一些掌握,所以做这个事情时我们都把时间心力用在上面,也因此多了一些信心,就像《吃吃的爱》里面,要向别人证明自己。

凤凰网娱乐:你在选择林志玲时有没有考慢话题方面的因素?

蔡康永:我觉得她们多年来的江湖恩怨大部分是小S单方面发起的,不晓得她为什么锁定林志玲作为天敌,好玩的事情是她可能之所以挑中林志玲,有绝大部分原因是志玲不会跟她认真生气,所以两个人一边死追猛打,另外一边始终甜嘻嘻的微笑面对,我夹在这个江湖当中这么多年,希望在我的电影里做她们做一个了断。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大部分角色都来自《康熙来了》的通告咖,以及《奇葩说》选手,这样选角是如何考虑的,为什么不找更多专业演员来出演?

蔡康永:其实这部电影也用了好几位有真实经历的演员,包括两位男主角都是有真实经历的男演员。那会用到其他康熙的熟面孔或者《奇葩说》的熟面孔,是因为我觉得人在每个时刻都可以在生活中留下一些纪念,如果这些人同时也都是称职的演员的话,我觉得把他们组合在一起,会有微妙的化学作用。尤其是对于长期看《康熙来了》的粉丝,他们目前没有康熙可以看之后,看这个电影可以得到一些分外的乐趣,是不影响剧情的进展,可是又觉得好像有一种秘密会员俱乐部的小特权。

凤凰网娱乐:你说到这个电影的拍摄过程其实挺顺利的,当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小困难?

蔡康永:有一个奇妙的小细节阻挠了我一些想法,我很惊讶,就是服装变得非常贵这件事,本来希望在太空餐厅里面充满了四五十个造型各异来自不同星球的人种,后来我大概做了三个外星人的造型之后预算就用完了,就吓到了,发现原来整个空间充满外星人这么贵。另外一件事情就逝装也很贵,所以两个公主穿了一套衣服就把戏给演完了,本来想她们可以换三套,而且本来还想要把她们吊钢丝飞来飞去的互相杀害,结果就制片人说那你就要空一个礼拜拍这些吊钢丝的戏,然后我就觉得这么短的戏要我花一个礼拜,会耽误整个进度,预算又会超支,所以我非常佩服那些能够赶工,在短时间内把演员吊很多钢丝飞来飞去的导演。

康永来了:拍电影使我变得比较厚脸皮

凤凰网娱乐:电视行业和电影行业还是有一些不同,你怎么去做准备的?

蔡康永:其实当初学习时候我对电影的熟悉超过对电视的熟悉,后来做电视又偏重做主持人,说实话很多构想是由别人去执行出来的。所以这次拍电影的过程中我依然觉得,对电影的整个制作流程还是比对电视熟悉。

凤凰网娱乐:我们看完这部电影有一种小欣喜,完成度不错,但还想知道你会不会再在电影领域探索下去?

蔡康永:我正在挣扎这件事情,《吃吃的爱》不管最后是否受到市场的肯定,对我来讲都不是是否做下一个电影的重要原因,我做下一个电影的原因可能是时间分配,拍得这么顺利的一个电影都要花掉两年,稍有不慎就可能花掉三到五年,这也是我当初从电影圈转去电视圈工作的原因,因为电视圈节奏快很多。如果我真的想要拍一部完全没票房压力、自己爱拍什么拍什么,甚至没有小S林志玲这些友情的牵绊的电影,那会是一个非常自我、独立的故事,即使预算很小甚至没有一家戏院上映,它都不会给我带来太大的伤害。这个时候考验我的是,一个习惯做东西被别人看见的人,做了一个没人看的东西,我会满足吗。

凤凰网娱乐:结束《康熙》之后,你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什么变化吗?我们看到你拍了电影、《奇葩说》也做得很投入…

蔡康永:拍电影使我变得比较厚脸皮,以前当主持人的时候是一个比较习惯被别人拜托,可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的人,做节目时每一个有演唱会要宣传、有电影要宣传的艺人来上节目,你都会尽你能力多提几次他的片名或是演唱会的时间地点,当时都没有事情要麻烦别人,可是一做导演之后,从借场地到找演员来演出,再到跟造型师沟通,每件事情都在麻烦别人,到现在电影要上片了,还是会请大家多多的支持,拉朋友进电影院去看,变成了一个开口拜托别人根本都没有障碍的人,这是任何想要做导演的人心里要有的准备,你会成为一个一天到晚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东方产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